无限之神话逆袭 第七卷 第二百三十一章 血战天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两里距离,在座狼的速度下,不过转瞬即逝,当那此起彼伏的狼嗥声传入天策将士耳中,地平线上出现狼骑兵的身影时,李承恩沉喝道:“起阵。”

    传令官手中令旗挥舞,那令天策将士们热血沸腾的战鼓声响了起来。

    “咚咚咚咚咚……啪……咚咚咚咚咚……啪……”

    位于卫公折冲阵阵眼之处的天策府副统领秦颐岩,猛然举起手中双锏,气沉丹田,扬声喝道:“东都天狼,獠牙安在?”

    无论是城下还是城上的天策军将士,皆是齐声爆喝道:“东都天狼啸,长枪已在肩。”

    这一声大喝,将天策军将士的战意推至巅峰,在秦颐岩一声“出击”的爆喝声中,卫公折冲阵保持着阵形,所有战马几乎同时起步,向着迎面而来的狼骑兵冲了上去。

    士气疯狂上涨,杀气火冒三丈,骨气固若金汤,底气源自信仰……尽诛宵小天策义,长枪独守大唐魂,这就是天策军,大唐战斗力最强的军队。

    在奔行过程中,秦颐岩大喝道:“御奔突。”

    天策将士们身上与胯下坐骑身上,顿时氤氲起了一层气流,这层气流出现后,战马的奔行速度陡然加快了四五成,几乎已不在座狼之下。

    此乃天策府独门秘术“游龙骑法”,施展此秘术后,人马合一,控马如同游龙入水,变化自如,马上骑士跟脚踏实地的站在地上时,没有任何区别。

    而战马也陷入狂热状态,克服了来自物种天性中,面对狼群的恐惧,不会受到狼嗥声的影响,这是维持卫公折冲阵最重要的要素。

    普通大唐骑兵遭遇狼骑兵,定然是被克得死死的,全面落入下风,因为战马不如座狼,骑士也不如狼骑兵。

    狼骑兵的骑士也与天策将士一样,是得到了武学传承的,拥有自己的专属武学,普通骑兵自然对付不了。

    但天策骑兵面对狼骑兵,狼骑兵的优势便荡然无存,人如虎,马如龙,说的就是天策骑兵。

    天策骑兵在奔行过程中,卫公折冲阵也悄然发生着变化,每一个骑士的位置都有着自己的讲究。

    以天策战马与座狼的速度,在双方互相能看到后,不过片刻之间便轰然相撞。

    就在双方相撞前的瞬间,秦颐岩再度举锏大喝道:“战八方。”

    “喝啊……”

    回应秦颐岩的是天策将士齐齐一声爆喝,以及那爆发开来,如星河般璀璨的枪芒,每一个骑士周身六尺之内,尽皆被枪芒笼罩。

    狼骑兵们也纷纷挥舞着手中弯刀,斩出道道刀芒,各自冲进了对方的阵列。

    血战瞬间爆发,兵器交击声、利刃入肉声、喊杀声、人临死前的嘶嚎声响彻战场,大地迅速被鲜血染红。

    突击的狼骑兵有三千人,天策骑兵有五千人,双方交错而过用了不过十息,狼骑兵伤亡七百余人,天策军却只伤亡三百余人。

    在两军相撞后,天策军的阵形就在不断变化,原本以直对直互冲而过的局面,天策军在交错而过时,却宛若化为了一座磨盘。

    只不过天策军看似损失较小,这一场交锋是他们胜了一筹,但实际上不是这么算的。

    要知道,狼骑兵胯下座狼也得算一份战力,甚至,座狼的战斗力或许比骑士本身还要强。

    失去骑士的座狼,便没了约束,不再是一匹坐骑,会陷入狂暴状态,疯狂撕咬扑击敌人,它们那庞大的体形与强大的生命力,甚至比狼牙军士兵更可怕。

    狼骑兵本来就有一种战法,就是在与骑兵交错而过后,主动下马成为步卒,放座狼冲击对方步兵阵列。

    骑士们便结成战阵,在座狼将对方阵列搅乱后,趁势冲杀进敌方阵列,收取胜利。

    这种战法在之前的战斗中可谓无往而不利,神策军便是被这种战法打得溃不成军。

    天策骑兵与狼骑兵交错而过后并没有停步,反而重新加速,继续往前方突击,因为他们已经看到了那压过来的盾阵。

    前排刀盾兵以盾牌组成盾墙,长矛兵将长矛从盾牌缝隙中刺出,标准的步兵对付骑兵的盾阵,当骑兵遇到这样的盾阵,通常都会损失惨重,哪怕是天策军也不例外。

    因为那盾墙只能用人和马的血肉之躯去冲开,别无他法,而一旦撞上盾墙,无论如何速度都会慢下来,骑兵失去了速度,那结局可想而知。

    可是,天策军从来都不是在孤军作战,速度就是骑兵的生命这个谁都明白的道理,罗长风他们又如何不明白,他们又怎会允许天策将士用血肉之躯,去撞那荆棘丛林?

    就在天策骑兵距离盾阵不过二十余丈,双方即将相撞时,盾阵所在的上空突然爆出一团黑气。

    黑气散去后,一道巨大无朋的身影凭空出现,他身高丈五,手中一把长有七八尺,宽三四尺的巨剑。

    他出现在盾阵上空十丈之处,双手紧握剑柄高高举起,剑身之上闪耀着宛若夕阳的血红剑芒,一股爆裂无匹的气息荡漾而出。

    那边江湖各派弟子目瞪口呆比,哪怕是狼骑兵近在眼前,也忍不住议论纷纷。

    “这是什么人?怎会长得这般高大?”

    “这巨人竟凭空而现,着实诡异。”

    “咦?这巨人此时施展的这招,怎么像是我藏剑山庄的‘山居剑意’?”

    “不错,就是山居剑意中的‘夕照**’,莫非这巨人与我藏剑有什么渊源?”

    “轰隆……”

    就在各派弟子议论纷纷时,昆仑轰然落地,狼牙军根本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完全处于懵逼状态。

    而昆仑这一记夕照**,气劲爆发之下瞬间清空了方圆三丈范围,罗长风投放昆仑的位置选得极为巧妙,刚好将盾墙笼罩在气劲爆发范围内。

    就这一下,狼牙军那完美无缺的阵列前方,被生生撕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从天上看去,狼牙军的盾阵便似一块完整的面包片,而这块面包片,此时却被人咬了一口。

    昆仑落地后,丝毫没有迟疑,杀手锏紧接在夕照**之后施展了出来,剑气龙卷出现在狼牙军阵列之中,昆仑带着剑气龙卷,顺着盾墙边缘大步往侧面冲去。

    鲜血怒撒,残肢断臂横飞,这剑气龙卷犹如恐怖的天灾,昆仑便似化作了一块黑板擦,所过之处,狼牙兵就如同那被擦去的粉笔画,一片片的清除着。

    “哗”

    “果然是藏剑绝学,这是风来吴山,你们谁见过如此可怕的风来吴山?”

    “太强大了,太可怕了……”

    “为何我们从来不知道,我藏剑山庄还隐藏着这般存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