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我才必有用 第四百一十五章 作茧自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林朝龙双臂一撑,再度爬起身来,秦君卿有些错愕地望着他,在林朝龙接连遭遇自己的全力重击之后居然还可以站起来,此人身体居然如此强悍。

    林朝龙脸色变得惨绿一片,他刚刚站起,秦君卿的拳头已经直奔他的面门而来,快如疾电,瞬间已经来到面前。

    林朝龙的出手比起刚才也快了无数倍,他一伸手竟然稳稳抓住了秦君卿这志在必得的一拳,然后全力挥出的右拳击中了秦君卿的小腹,将秦君卿的身体打得倒飞了出去,炮弹般飞出了样本储藏室,撞击在通道的围墙上。

    秦君卿捂着小腹第一时间站起身来,林朝龙双手握着合金门又跟了上来,犹如抽打高尔夫球一样将狠狠将合金门板抽打在秦君卿的身上,毫无怜香惜玉之心,将刚刚站起的秦君卿抽打得再度飞了出去。

    秦君卿重重落地,又迅速爬器,转身回望,注射强化药物之后的林朝龙周身的肤色都变成了阴惨惨的绿色,他的身材明显比刚才更显壮硕。

    秦君卿在接连遭受两次重击之后,并没有继续恋战,她快步向电梯逃去。

    厚重的合金门板拎在林朝龙的手中如同无物,他举起合金门板猛地向秦君卿投掷了过去,秦君卿听到身后风声飒然,迅速趴倒在了地上,合金门板贴着她的头顶飞了出去,呼啸着撞击在电梯门上,将电梯门撞瘪,嵌入厢体之中。

    林朝龙身上的衣服随着身材的暴涨开始撕裂,暴露出虬结的肌肉。

    正是在秦君卿的逼迫下,他不得不往体内注射了尚在实验中的强化激素,甚至连他自己都无法预计可能产生的后果。

    林朝龙感觉到胸口有种狂躁的怒火在燃烧着,这种感觉让他想毁灭一切,让他想大杀四方,他一步步走向秦君卿。

    被林朝龙断去后路的秦君卿缓缓转过身躯,望着林朝龙可怖的模样,双目中第一次流露出了惶恐的神情,林朝龙这分明是魔化的症状,大道丹经中不可能记载邪门外丹,至少她掌握的半部丹经中就没有。

    望着不断逼近自己的林朝龙,秦君卿只能选择直面迎击,犹如一道白光般射向林朝龙,右手双指直插林朝龙的双目。

    注射强化药物之后的林朝龙无论攻击力还是防御力都增强了数十倍,秦君卿快如闪电的动作在他眼中也犹如慢动作回放一般,他轻易就抓住了秦君卿的一双手指,用力一拧,将秦君卿的双指拧断,然后他的右腿横扫在秦君卿的双膝之上。

    秦君卿听到自己一双腿骨碎裂的声音,她再也支持不住,摔倒在了地上。

    林朝龙一双血红的双目如同要喷出火来,粗糙的手掌捏住秦君卿精致的面庞,秦君卿感觉自己的面颊如同被铁箍箍住,力量不断增强,她似乎看到自己的头颅被对方捏碎的情景。

    蓬!潜入电梯轿厢内的合金门突然再度飞出,只不过这次是向林朝龙飞去,林朝龙一拳将合金门打飞。

    烟尘中,浮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

    楚沧海右手圈起堵住嘴不停地咳嗽着,似乎受不了这地下实验室刺鼻的气息。

    林朝龙放开了秦君卿,望着楚沧海:“我早就知道你们沆瀣一气,狼狈为奸!”

    楚沧海轻声道:“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他打量着形容大变,几乎认不出原貌的林朝龙道:“大道丹经的御魔篇原来落在了你的手里。”环视这间实验室,啧啧称奇道:“你也算得上当世奇才,竟然凭着半部丹经就取得如此成就。”

    林朝龙冷笑道:“既然来了,那就一起死吧,我成全你们!”

    楚沧海道:“魔不压正!”他说话的时候,林朝龙如同暴怒雄狮一般向他冲了过去。

    楚沧海的身体不见任何动作,可突然就从林朝龙的眼前消失了,林朝龙的一拳只是击中了他留在原来位置的虚影。

    林朝龙感到脊背一冷,已经出现在他身后的楚沧海以一记重拳击打在他的脊椎之上,看似平淡无奇的一拳,却如同奔雷般击中了林朝龙的腰椎,沿着连接的椎体向上方扩展而去。

    林朝龙能够觉察到体内椎体骨骼接二连三的爆裂,如果人体为船,那么脊椎就是这条船的龙骨,失去龙骨支撑的林朝龙软塌塌趴倒在了地上。

    楚沧海俯视着林朝龙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任何的药物都是有时效的,这个世界上本没有捷径可走。”

    林朝龙惶恐地望着楚沧海,此时他方才意识到自己面对得是一个实力何其强大的人物。

    楚沧海背对着秦君卿,他虽然在说话,可秦君卿却连一个字都听不到。

    楚沧海的实力已达五品奔雷境,无论是个人实力还是公司实力,他都远远超过了林朝龙,之所以没有急于对林朝龙动手,就是为了找到林朝龙的这间秘密实验室,他感兴趣得并不是林朝龙的财富,而是林朝龙拥有的秘密。

    秦君卿只是他用来引诱林朝龙的诱饵罢了,从一开始楚沧海就知道林朝龙会怀疑秦君卿,可怀疑又怎样?林朝龙的自负必然会让他产生利用秦君卿的想法,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当一个人认为自己已经稳操胜券的时候,那么他距离全面的失败已经不远了。

    失去反抗能力的林朝龙躺在此前秦君卿所在的手术床上,楚沧海望着他微笑道:“我真是小看了你,你就是利用这套设备盗走了黄春丽的秘密?”

    林朝龙说不出话,紧咬牙关望着楚沧海。

    楚沧海叹了口气道:“你是个聪明人,可聪明人通常都会犯下最低级的错误。”他将读取大脑数据的头盔为林朝龙端端正正地戴好,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现在应该让林朝龙亲自体验一下他设计出来的这套设备的功用了。

    “作茧自缚!现在让我看看,你的脑子里究竟有什么秘密。”

    林朝龙双目望着楚沧海,目光中并没有濒死的恐怖,反而流露出一种参悟人生的平静。

    秦君卿能够理解林朝龙,如果大局已定也就没什么好怕,就像一部已经知道结局的电影,无论其中的情节有多么惊心动魄,在观众心中已经掀不起太大的波澜。

    楚沧海成功启动了林朝龙的这套秘密设备,林朝龙本想利用这套设备读取并储存秦君卿的记忆。

    楚沧海知道,这套设备最初是由韩大川设计的,林朝龙按照韩大川的理论进行了改进。在原有将脑部记忆数据化,分区储存记忆的基础上,又利用纳米技术创造神经元纳米接口,再和专用控制接口连接在一起,这样就能成功将一个人的记忆转移并储存到电脑中。有这套设备作为保障,理论上可以成功将意识剥离出一个人的身体。

    楚沧海不得不佩服林朝龙的能力,林朝龙方方面面的指标出现在电脑上,就在楚沧海准备转移林朝龙的脑部信息的时候,突然听到警报声响起。

    他有些诧异地望着显示屏,却见上面开始倒数计时,楚沧海突然明白了,他在无意中启动了这间地下实验室的自毁装置的开关。开关就是林朝龙本体的记忆,一旦系统尝试读取林朝龙的记忆,那么实验室的自毁装置就会启动,林朝龙果然留有后手。

    天宇集团的崩塌就在一夜之间,仅仅一个晚上,几乎所有的负面新闻全都被引爆了,天宇集团畅销多年的拳头产品被证明对治疗者的身体有害,并产生了极其严重的后果,天宇集团过去在药品获批过程中存在过舞弊行为。林朝龙剽窃何东来的科研成果,并污蔑何东来贪污。林朝龙涉嫌雇凶杀警,林朝龙和多起贪腐案有关……

    张弛一早看到新闻的时候,还以为新一轮的商业竞争又开始了,可是接下来事情的发展却变得越演越烈。

    中午去食堂吃饭的时候遇到了葛文修,从葛文修那里得知林朝龙突然失踪了。

    葛文修低声对张弛道:“林朝龙这次麻烦大了,不但涉及到贪腐案,还涉及到买凶杀人,听说今天一早天宇集团总部就被查封,林朝龙不知去向,估计是畏罪潜逃了。”

    张弛还是有点不相信:“不可能吧,他这么大一集团老总,身家几百亿,怎么说出事就出事了?事先连一点兆头都没有?”

    葛文修道:“有关部门早就在调查他,只等掌握证据然后将他一举拿下,如果过早透露了消息,岂不是让他有时间做好充分的准备?现在都晚了。”

    张弛皱了皱眉头,他现在最担心得就是林黛雨,林黛雨只剩下这个亲人了,如果她知道父亲出事不知要受到多大的打击?

    葛文修道:“还好你跟林黛雨早就分了,不然这次可能也要受牵连。”

    张弛因他这句话感到不悦:“你丫是人话吗?”

    葛文修也意识到自己在这种时候说这种话不好,脸微微一红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这不是关心你嘛。”

    张弛知道葛文修为人做事有种过于老成的圆滑,这跟他的家庭环境有关,张弛也没怪他:“你这些消息能够确定?”

    葛文修看了看周围,压低声音对他道:“反正北辰那边因为林朝龙的事情落马了好几个,这次肯定是真的,天宇集团惨了,林朝龙如果被抓,可能要把牢底坐穿,他家产虽然很多,可单单是那些不合格药物的民事赔偿就够他喝一壶的,你记住啊,特殊时期,千万别跟林黛雨联系,就算她主动找你,你也别接她电话,免得惹火烧身。”

    葛文修是为张弛好,这种时候别人都避之不及,如果张弛主动往上凑那就是引火烧身,反正这种傻事葛文修肯定是不会去做的。

    午饭后张弛又刷了一下头条,看到得全都是关于林朝龙的负面新闻,他的心情越发烦乱起来,这种时候,他才不会置身事外,就算他不关心林朝龙,也不能不管林黛雨,无论是自己的同学也罢,情人也罢,同母异父的妹妹也罢,现在都是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

    张弛给林黛雨打了个电话,还是一如既往得没打通,他思来想去,还是先找师父谢忠军问问情况,谢忠军在京城的人脉广消息灵通,问他准没错。

    谢忠军听张弛打听这件事,他说话的口径几乎和葛文修一模一样,电话中就奉劝张弛要敬而远之,千万别蹚这趟浑水,林朝龙犯得可不是小事,现在好多部门都在调查他,单单是目前查出得问题都够判他无期的。别看谢忠军平时吊儿郎当的,可在大方向上从来都不糊涂。

    张弛现在最希望就是林黛雨老老实实呆在欧洲,这种时候她要是回来了肯定也麻烦不断。

    别说林黛雨是林朝龙的女儿,就连张弛这位前男友都被警方叫去了解了情况。

    吕坚强一直都在调查何东来的案子,这段时间为了抓住何东来,他都派人打着保护林朝龙的旗号紧盯林朝龙,可何东来没有出现,林朝龙却出事了,搞得吕坚强很是郁闷。

    吕坚强首先告诉张弛,这次是例行调查,让他不用紧张,因为张弛最近和林朝龙见过几次面,所以警方要问明情况。

    张弛把自己分别在北辰和京城和林朝龙见面的情景都叙述了一遍,除了给林朝龙喂真言丹的一节没说,其他的都老老实实交代。

    问完话,吕坚强让记录员先出去了。

    张弛道:“吕队,还没找到林朝龙吗?”

    吕坚强点了点头道:“你再想想,他还可能去什么地方?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张弛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他没那么近的关系,自从我和小雨分手之后,我们就很少来往了,而且林朝龙一直都不喜欢我。”

    吕坚强道:“我们正在联系林黛雨,希望她能够回来配合调查。”

    张弛一脸郁闷地望着吕坚强,总觉得这么干对林黛雨不公平,林黛雨对林朝龙生意上的事情应该是不了解的,祸不及家人,就算林朝龙做过违法乱纪的事情,也应该和林黛雨无关。

    吕坚强道:“你别这么看着我,人情大不过法理,你最好也记得这句话,如果你有林朝龙的消息……”

    张弛举手讨饶道:“我明白,我明白,只要我有他的消息马上第一时间向你汇报,向警方汇报。”

    吕坚强道:“根据我们目前调查的结果,可以证明林朝龙当年的确剽窃了何东来的成果,何东来一直都是被他冤枉的。还有,那名酒后肇事撞死郑秋山同志的司机,他曾经给家里人留下了一封信,在信中指出是林朝龙雇佣了他。”

    张弛道:“确定了?”如果杀害郑秋山的背后真凶就是林朝龙,那么他死有余辜。

    吕坚强道:“证据还不够充分,不过林朝龙肯定是重要嫌疑人,他现在最大的麻烦是在过去多年的药品申报中存在违规行为,牵连很广。”

    张弛低声说了句:“墙倒众人推!”

    吕坚强瞪了他一眼,强调道:“不是墙倒众人推,是他自己本来就有问题,张弛,我可提醒你,千万不能感情用事。”

    张弛道:“我对林朝龙没什么感情,只是我觉得这事儿有点奇怪,怎么一夜之间突然所有的事情都爆出来了?是被查出来的,还是有人故意在背后推波助澜,想把他搞死啊?”

    吕坚强道:“反正这件事跟你关系不大,你别跟着瞎凑热闹。”其实这话他也不该说,可毕竟是朋友,旁观者清,不提醒这位小老弟一句又于心不忍。

    方大航看出张弛心情不好,特地约了李跃进一起来烧烤店喝酒,顺便开导开导张弛。

    李跃进过来的时候带来了一个消息,马东海也被抓进去调查了,现在天宇集团的主要管理者基本上都被请进去了,集团已经处于停摆的状态。

    方大航端起酒杯道:“神仙打架的事儿,轮不到咱们凡人担心,来,先喝一杯。”

    张弛喝了杯酒,表情还是很凝重。

    方大航道:“你是不是特别担心林黛雨啊?”

    李跃进一旁竖起了大拇指道:“仁义!”

    方大航朝李跃进使了个眼色道:“仁义又不能当饭吃,张弛,有件事我得提醒你,当初她甩你的时候可够无情的啊,现在她遇到麻烦了,你可不能再巴巴地贴上去自找麻烦?”

    李跃进道:“方大航,你说的是人话吗?一日夫妻百日恩,人家林黛雨现在是最需要关心的时候。”

    方大航道:“他俩又不是夫妻,就算是夫妻,大难临头还各自飞呢。”

    张弛道:“拜托了两位,你们别扯我的事情,我也不瞒你们,我压根就联系不上林黛雨,她没跟我联系过。”

    方大航道:“不联系最好,照我看,她千万别回来,反正她应该也不缺钱,真回来了恐怕所有财产都得充公,搞不好还得被抓进去。”

    李跃进瞪着方大航道:“胡说什么?林黛雨又没犯法,好好的怎么可能抓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