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我才必有用 第三百三十九章 江湖会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幸亏米小白冲上来一把拉住了他,不然免不了掉到河里洗个冷水澡。

    两人相互扶持着重新爬回岸上,张弛拍了拍米小白的肩膀,算是对她表示了感谢。

    “刚才那些是什么人?”

    米小白摇了摇头。

    张弛恨不能掰开她的嘴巴给她强行塞进去一颗真言丹,这个米小白实在是太可恶了,张弛拿定主意以后任何活动都不再让她参加,有她没我,有我没她。

    米小白小声道:“没事了,回去吧。”

    两人一前一后向知青宿舍走去,来到大门前米小白方才说了一句:“今晚的所见你不可以告诉任何人,否则……”

    张弛背朝她伸出了一根中指,很想骂人。

    米小白望着张弛的背影,一双大眼睛眨了眨,唇角露出狡黠的笑意。

    这趟活动圆满成功,张弛还有一个意外收获,那就是通过昨晚的历练成功进入了一品追风境。

    米小白善于伪装,仍然装得没事人一样。张弛知道她的超能力应该没有被学院屏蔽掉,昨晚亲眼看到她隐身,又看到她射杀了三名白袍人。

    那些袭击者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被杀之后会变成飞灰,而不是像普通人一样留下尸体?他们到底是不是正常的生命体?

    米小白绝不是寻常人物,通过这件事张弛忽然产生了一个强烈的愿望,他回去就要炼制隐身丹,隐身丹所需的材料并不复杂,这种外门金丹必须多备一些,以后遇到麻烦的时候随时吞下一颗,老子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回去的路上张弛依然睡得很沉,同学们都在讨论着昨晚村口小桥断裂的事情,因为桥断,司机不得不多绕了十多公里的冤枉路。

    马达主动要求坐在张弛的身边,非常体贴地把自己的大衣给张弛盖上,细心体贴得像个小媳妇。

    现在大家已经不再用单纯的舔狗来形容马达了,也许这金毛舔狗对张弛是真爱呢。

    许婉秋感冒了,路上不停地打喷嚏,鼻塞流泪,难受极了。沈嘉伟考虑得非常周到,随身带着药。

    许婉秋吃了感冒药,用纸巾不停地擤鼻涕。

    沈嘉伟道:“等咱们回去我请你吃日料去,弄点芥末一吃,准保鼻塞就好了。”

    许婉秋摇了摇头道:“我什么都不想吃,对了,你怎么还随身带着药啊?”

    一旁甄秀波道:“人家是做好一切准备,估计连跌打膏药都带来了,你要是感冒了伺候你吃药,你要是脚扭了,人家肯定抢着第一个背你。”

    车内的人都笑了起来。

    许婉秋打了个喷嚏,她怎么会看不出沈嘉伟对自己的心意,轻声道:“沈嘉伟啊,你别学社会上的不正之风,努力做好工作比什么都强。”

    这是巧妙地化解尴尬,故意偏离主题,沈嘉伟对她好可不是因为她是校学生会会长,更没有指望得到她的提拔。

    介于许婉秋的身份,其他人也不好开太过火的玩笑。

    雪路难行,进入市内又遭遇堵车,本来上午就能回到学校,通过一番折腾直到下午四点才到地方。

    张弛想起晚上秦绿竹请吃饭的事情,让司机就在校门口给他停了,马达殷勤地招呼道:“张会长,晚上咱们一起吃饭呗,我请!”

    张弛笑着摆了摆手道:“我有安排了。”

    昨晚张弛受了伤,不过他回去之后就涂抹了墨玉生肌膏,现在伤口已经痊愈如初,不过衣服烂了。还沾了一些血迹,有同学问起,张弛就说是昨天处理山羊的时候沾上的,倒也没有人产生怀疑。

    他先走回小屋去换了身衣服,刚换好衣服,李跃进和方大航就一起找过来了。

    张弛没想到方大航这么快就从北辰回来了,有些奇怪道:“你不是说打算呆一个星期吗?”

    方大航叹了一口气,原本的确是这么想的,可回家没两天就跟他老子发生了争吵。

    在他爸看来家里本来就开着饭店,如果方大航想创业完全可以在北辰再开一家分店,没必要大老远跑到京城去,而且还是开一间不起眼的烧烤店,他爸总觉得儿子应该在自己的基础上发展得更好一些。

    方大航跟老爹说不通,干脆就跑了回来,省得在家里置气,看来古人说得衣锦还乡是有道理的,他下定决心不闯出一番天地绝不会去,当然要是能够找到一位漂亮女朋友也可以考虑回去见见家长。

    烧烤店这段时间生意都不好,几个伙计在就能搞定。

    雪下得不小,他们三人步行去了附近的地铁站,乘地铁前往,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方才来到了秦绿竹请客的地方,方大航已经开始抱怨了,早知那么远他就不来了,今天地铁的人特别多,他们三个全程都是站着过来的。

    离开地铁站后又在雪中步行了半个小时方才来到地方,举目看到一片古色古香的建筑群,门外的停车场不小,停了不少豪车,像他们这么走着过来的估计不多。

    大门两侧各自悬挂着一串红灯笼,黑色匾额上写着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江湖会馆。

    门前立着两尊石狮子,两名身穿家丁服的壮汉如铁塔般傲立门前,来到这里顿时有种时空穿梭的感觉。

    张弛回头看了看停车场,看到秦绿竹穿着黑色貂皮大衣,从一辆黑色大g里走了出来,笑着朝三人挥了挥手,她今天有事情忙,所以比约定时间晚了一些。

    三人跟着秦绿竹来到门前,秦绿竹报上订好位置,进入大门之后,男士往左走,女士往右走。

    方大航忍不住道:“卧槽,不是吃饭吗?跑那么大老远该不是请我们上茅房吧?”

    李跃进哈哈大笑起来:“你懂个屁。”

    “你懂,那你说是干啥的?”

    李跃进道:“应该是汗蒸,现在都流行这个,北辰最近也开了不少的汗蒸馆,能洗澡能吃饭。”

    方大航一听就兴奋了,小眼睛冒光道:“男女混浴吗?”

    李跃进真不知道,两人都眼巴巴地望着张弛。

    张弛其实也不知道这江湖会馆具体是干啥的,可秦绿竹当初都说过了要请李跃进吃饭,肯定不是洗澡,上茅房就更胡扯了,张弛道:“我估计啊可能是换衣服,经营方式,图个新鲜,跟化装舞会似的。”

    果不其然,前方有丫鬟装扮的美女服务员为他们引路,方大航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双眼睛不停在丫鬟的脸上打卡,笑眯眯道:“妹妹怎么称呼?”

    丫鬟甜甜一笑道:“英雄里面请!”称呼都透着古风。

    方大航感觉很享受,胸脯挺起老高,所以说男人的优越感都是女人给惯出来的,为了这种感觉花多少钱都乐意,这就是有人愿意在会所一掷千金的原因。

    三人被引到了更衣室,丫鬟途中就告诉他们只要进入江湖会馆就要换衣服,这里的经营理念就是怀旧,别人怀旧最多也就是怀到民国,他们是怀到古代,而且所有的通讯工具都不允许携带,就算带了也没用,只要进入江湖会馆的二重门,所有的手机信号都会被屏蔽,卖点就是新奇,就是古韵,就是江湖气。

    三人进入更衣室,可供选择的衣服不多,方大航直接挑了员外服,李跃进选了捕快,供张弛选择的还有太监和家丁两种服饰,张大仙人只能选家丁装,蛮新的,太监服就更新了,没人动过。

    方大航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左边捕快右边家丁,他走在中间,主人公的感觉不要太爽,出门后丫鬟把他们带到了二重门。

    秦绿竹换上一身蓝色武士服更显得英姿飒爽,腰间还悬挂着一柄古剑,感觉跟女侠似的,头上带着蓝色英雄巾。看到他们过来,笑着向他们抱拳道:“三位英雄,在下久等多时了,请!”

    方大航依葫芦画瓢的抱了抱拳,想学古代人说话,想了半天只憋出来一句:“女士先请!”一秒破功。

    挑灯的丫鬟都忍不住笑了起来,方大航快步跟了上去,笑眯眯望着小丫鬟道:“姑娘身价几何,本公子想为你赎身!”

    丫鬟小脸都憋红了,这里可是正当生意,这个肥头大耳的家伙把她当成什么人了?秦绿竹赶紧解围道:“方公子,您还是先把欠我的十两银子还了,再考虑给他人赎身之事。”

    方大航有点入戏了,瞪圆了眼睛道:“我何时欠你钱了?本公子不差钱!小张子打赏这姑娘十两银子。”

    张弛拍了拍方大航宽厚的肩膀:“此地无银三百两,现在地主家也没有余量啊。”

    秦绿竹笑了起来,她向李跃进介绍,这里过去曾经是个小小仿古景点,后来荒废了,京城武协副会长陈军民就把这片仿古建筑群给承租了下来,开了这家江湖会馆,凡是来消费的顾客都要事先换上古装,禁止携带一切通讯工具。

    总而言之就是要让大家有种回到古代的感觉,请他们过来就是看个新鲜,感受下古风古韵,并不是因为这里的菜有多出色。

    他们四人被安排在华山派的区域坐下,大厅很大,中心还有一个比武擂台,上面正有一位古装女子在舞剑,现场演奏的民族音乐声中,还有一个激越的女声画外音——耀如羿射九日落,骄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周围的客人也都是身穿古装,这里营造得氛围不错,果然有种回到古代的错觉。

    秦绿竹招呼他们坐下,方大航一屁股坐下了,一把将想坐在他身边的张弛给拦住了:“嗳,没规矩,家丁不是得站着吗?”

    张弛照着他后脑勺就是一巴掌,这货穿身员外服就嘚瑟的不知东西了。

    方大航向李跃进投诉:“李捕头,家丁打主子,以下犯上,拖下去打二十大板。”

    李跃进笑道:“该打!”

    “那你倒是打啊!”

    “我是说你该打!”

    ……

    小二送上一坛酒,酒坛古色古香,里面其实装得是百年牛二,给每个人面前的小黑碗满上。秦绿竹端起酒碗道:“李大哥,本来早就想给您接风洗尘了,可最近我一直工作繁忙所以拖到现在,您别介意啊。”

    李跃进道:“秦老师太客气了。”端起小黑碗一仰脖喝了个干净,李跃进喝酒就是痛快,喝酒跟喝水差不多。

    张弛跟方大航也陪着抿了一口,比起喝酒来说,两人更喜欢看新鲜热闹。

    擂台上婷婷袅袅出现了一位身穿红裙的美女,一旁跟着个老头子,敲着铜锣吆喝着比武招亲。

    秦绿竹怂恿张弛道:“那女孩漂亮吧,上去试试。”

    方大航凑上来:“赢了她能带回家吗?”

    秦绿竹道:“活跃一下现场气氛罢了,不过谁要是赢了,这美女过来陪着喝酒还有礼物赠送。”一听就知道她此前来过。

    张弛道:“是个练家子吧?”

    秦绿竹笑道:“她叫尚连玉,毕业于星河武校,连续两届的星河杯女子武术冠军,你不是对手。”

    方大航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他怂恿李跃进上去试试,李跃进武功非同泛泛,估计赢得面很大,就算不能当真带个媳妇回去,弄点礼品也不错。他们聊天的时候已经有一位先行者从武当派的阵营中走上擂台。

    有胆子走上擂台的都拥有一定的武学基础,这小伙子身材高大健壮,孔武有力,不过武力值还不到一百,登台还没有三个回合就被尚连玉一脚踹到在地。

    张弛从尚连玉的出手看出她的武力值在300左右,单从武力值方面要在自己之上,毕竟自己刚刚才突破了一品追风境。

    来到京城才知道高手如云,换成自己在北辰那会儿,目前的武力已经能够称霸一方了,看了看身边的李跃进,意识到在北辰自己也排不上号,且不说恢复记忆之后武力值突飞猛进的李跃进,就算是马东海自己也未必能够打得过。

    方大航自己不敢上,可却很想凑个热闹,几杯酒下肚,他举起手来:“我有个问题!”

    尚连玉刚好又击败了一名挑战者,双眸朝这边看了看,微微颔首表示方大航可以上台。

    方大航大声道:“是不是击败你就能带你回家啊?”

    现场客人都笑了起来,其实大家都明白这是酒店的助兴节目,谁也不会把这种事情当真,比武招亲,都什么年代了,你当是拍射雕英雄传。

    尚连玉没说话,一旁敲锣打鼓的老头双手抱拳道:“这位公子,如果你能够击败小女,当然就能将小女明媒正娶地带回家,不过你得先证明自己未婚的身份。”

    现场一片叫哄笑,却少有客人上去尝试,刚才上去的几个里面就有他们自己的人,其实酒店的套路很深,早就想好了应对措施,且不说很少有人能够击败这位两届武术冠军,就算能击败,人家还有后招在后面呢,这里是个假武林,当真你就错了,真想把人带回家,酒店答应法律也不答应。

    秦绿竹道:“张弛,你上去试试呗。”

    张弛摇了摇头,秦绿竹道:“玩玩怕什么,上!”扬声道:“我这位兄弟准备讨教讨教。”她把张弛给拉了起来。

    哪儿都不缺看热闹的,现场响起一片掌声和喝彩声。

    方大航和李跃进也跟着起哄,张弛其实本身就是个喜欢凑热闹的主儿,玩心很重,反正是图一乐呵,也没啥好扭扭捏捏的,他走上擂台。

    身后方大航高声叫道:“小张子,给本公子赢个媳妇回来!”

    周围人都笑了起来,张弛身穿家丁服歪戴着武生帽看上去跟唐伯虎点秋香里面的华安似的,想必这个江湖会馆的服饰都是从武侠电影中得来的灵感。

    张弛来到擂台上向尚连玉抱了抱拳。

    扮演尚连玉父亲的那位走上来煞有其事地向张弛抱了抱拳道:“小老儿杨铁心,敢问公子高姓大名。”

    张大仙人又不是没看过老金的射雕,台本非常熟悉,也还了一礼道:“在下完颜康!”

    其实小说不是这样写的,张弛说完就意识到自己中了这老家伙的圈套了,我这不是主动认了个亲爹吗?现场宾客都哈哈大笑起来,有人已经喊起来了:“他是你亲爹!”

    那老头的脸上也露出笑意:“啊!公子原来是小王爷,你乃王室贵族,小王爷还是请回吧,小女高攀不起。”

    尚连玉也笑道:“爹,您瞧他穿得如此寒酸,根本就是个家丁,怎么可能是什么小王爷,我看是个冒牌货吧。”

    现场气氛已经被调动起来了,不少客人开始大声怂恿张弛上,比武招亲不分地位高低,管他是家丁还是王爷,打败对方那就是你媳妇。

    只有方大航的助威声与众不同:“小张子,上!打败她,给我赢个媳妇。”

    马上遭遇了周围不少英雄好汉的鄙视眼光,你行你咋不上,还让人家帮你赢个媳妇,这货咋那么不要脸呢?

    尚连玉向张弛抱了抱拳道:“那我倒要领教公子的高招了!”

    张弛笑眯眯点了点头,他抱拳行礼,向后退了几步,尚连玉娇叱一声一掌劈向张弛,她出手虽然很快,可是并没有多大力量,所谓比武招亲只是表演助兴的项目,和正式比武不同。

    张弛昨晚才进入一品追风境,看到尚连玉出手,右臂向上一格,挡住了来掌,尚连玉应变速度很快,在张弛格挡的时候找到了他中门的破绽,左拳击中张弛的胸口,她掌握尺度不能让客人受伤,拳头击中张弛胸膛的时候才猛然发力,只是想将张弛击退便罢。

    可张弛被她一拳击中之后,身体连晃都不晃,一把扣住尚连玉的右手手腕,刚才的破绽却是破阵三十六拳中的空城计,真正的用意就是引诱对方出招,一个人在攻击得手的时候通常是防守最为薄弱的时候。

    尚连玉被张弛抓住手腕,不由得吃了一惊,手腕突然变得柔弱无骨,竟然如灵蛇般翻转过来,翻腕缠绕住张弛的手腕。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